百行征信“覆盖全社会”之路漫漫

作者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03 15:51     浏览:

近日有媒体报道,百行征信8个民营征信机构股东中,以阿里巴巴和为首的5家机构,拒绝向百行征信提供自己产品内的个人征信数据。对此,百行征信曾对媒体回应,“正围绕市场需求,正在与其就借款人增量信用信息共享进行沟通。”这也引起了业内关注,挂牌已经一年多的百行征信,现在落地情况如何?作为完善中国征信体系中最关键的一环,随着未来百行征信的产品和业务逐步落地,其运行机制和人才架构能否经得起市场检验?如何在实现各方数据共享的基础上,又兼顾数据质量?

信贷账户过亿,165家机构实现信息共享
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2018年5月,百行征信由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正式挂牌,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,持有36%的股份,其余8家民营机构分别为芝麻信用、征信、中国平安旗下的前海征信、考拉征信、鹏元征信、中诚信征信、中智诚征信和华道征信,各自持有8%的股份。

百行征信客服告诉新快报记者,今年底之前机构使用个人征信系统都是免费的,明年将根据今年机构的查询情况来定价。据悉,百行征信自2019年5月5日面向机构开放查询服务以来,个人征信产品累计查询量超2300万笔,日查询量超40万笔。

除了年初的三款产品外,新快报记者在中化商务电子招投标平台上发现,9月4日公告显示,银之杰中标百行征信个人信息主体移动互联网应用平台项目。据悉,该项目为百行征信APP项目,将在11月10日前试运行。

困境

虽然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探索,然而横亘在百行征信面前的难题并不少,8家股东各占8%,但数据体量完全不同,这也为如今矛盾激发埋下了伏笔。

河北金融学院教授赵永新指出,监管之所以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与8家试点机构统一建立百行征信,就是因为8家机构都是基于本机构业务闭环而建立的模型,数据之间难以共享,只有让各家试点机构实现数据联合才更有应用价值。

据财新报道,芝麻信用、征信、前海征信,这3家机构除了参与对百行征信的股本投资,没有一家对百行征信有人才输出、技术输出和数据共享。另外5家股东则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助百行征信采集数据,其中,中智诚征信贡献了系统建设和开发团队。然而,新快报记者求证百行征信客服时,对方表示,百行征信的系统并没有借助股东力量,而是自主研发。但是《经济参考报》报道,创业初期,百行征信大部分人员来自股东,目前依然有三成工作人员属股东派遣支持。

“很多机构不愿意把数据给百行。除了观念问题,有些机构本身的数据也有问题。”很早之前就有业内人士对新快报记者表示,与银行报送给征信中心的数据较为规范、数据质量较高相比,互联网金融公司之间共享意愿不强烈,还有不少信贷资料过于简单,并且存在不少数据错误现象等。

观察

百行征信执行机制如何市场化?

2019年3月10日,中国人民银行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答记者问上,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就表示,百行征信定位为市场化的征信机构。百行征信面对的是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个人金融信用数据,但是从股权和人事席位来看,百行征信有浓厚的官方背景。从人员构成来看,高管团队14人中,除了8家征信公司各占一席之外,其余6人均具有央行背景。

“懂征信、懂金融,有会数据分析的复合型人才十分稀少。”有业内人士分析,百行征信专业人才短缺。在其官网上也发布了诸多应届生和社会招聘信息,招聘岗位集中在数据分析、市场、研究等岗位。

该人士称,百行征信要吸取上海资信的前车之鉴,在做好个人信息保护的基础上,吸纳主要数据服务商入股,建立完善的公司治理,以共建、共享为原则,搭建百行征信的数据库,“不能照搬原有央行征信中心的架构、技术标准来搭建这个平台。”